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齐乐娱乐注册

高中,成绩优异的王猛非常渴望进入名校学习

时间:2018-1-31 15:36:1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昨天看了一篇《北大毕业留学生发万字长文数落父母,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》的新闻。红星新闻的记者采访了一个北大毕业生,化名王猛。引用新闻里的话:“(王猛)从小成绩数一数二,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,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,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……然而,...

昨天看了一篇《北大毕业留学生发万字长文数落父母,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》的新闻。红星新闻的记者采访了一个北大毕业生,化名王猛。引用新闻里的话:

“(王猛)从小成绩数一数二,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,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,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……然而,这一切光环的背后,却是王猛和父母的决裂:12年前,他不再回家过春节;6年前,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;他甚至还准备再到北大读个心理学方面的博士,以解决自己长期压抑之下的心理问题。”


昨天在群里讨论的时候,只看了新闻稿,没有看王猛那一万五千字的原文。当时的观点是:不应该把所有成年后的问题都归因在父母身上。



父母也是普通人,养育过程中,一定会有多多少少的错误。更何况,新闻里提及的那些被王猛耿耿于怀的事,真的都是细枝末节。



比如,因为动手能力差,被二姨嘲笑,“不会剥鸡蛋”;进北大前和父母旅行,因为导游一句玩笑父母没有回应,记在心里十几年;再比如,去北京念大学,去美国读研,因为父母联系了当地的熟人来照顾他,就被他说成是“控制”……如此种种,让我当时觉得,王猛肯定是病了,但他父母,或许并未有他宣称的那般过错。



但今天认真看了王猛那一万五千字的长文(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可以看),忽然觉得,我昨天的想法太武断了。王猛的父母都是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,从小对王猛并没有肢体上的虐待,甚至还有很多无微不至的关心,经济上应该也非常支持(异地异国求学)。但是,看文章的时候,我却发自内心的觉得,我这个同龄人太可怜了。



王猛自己说,父母主要的问题是“过度的关心”而导致的“控制”,从小限制他所有选择的权利,导致他动手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极弱,自我认知混乱。但我却觉得,如果王猛所有说的都是事实(当然可能未必是事实),父母的问题除了控制,更在自私。



这个世界上有好几种“控制”。



有次和一个律师前辈聊天。他小女儿正值青春期,特别叛逆,吵起架来总控诉老爸控制欲太强。他反省自己,说确实,在职场和办公室里老板椅坐惯了,习惯了命令的口气和不容置疑,难免沟通方式有问题。青春期的孩子又最敏感,父女间难免闹不愉快。



但这种“控制”是内外一致的。在家里霸道的人,出门也霸道。孩子有分辨能力之后,会知道这是父母本身个性的原因,并非不爱自己,只是没学会爱的语言。但这和王猛面对的情况是不同的。





王猛的万字长文里,我初初看完最大的感觉是——“矛盾”。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和举的很多例子,逻辑上是矛盾的。



比如,他主控父母对他管制太多,过度关心,但是让他耿耿于怀的点,常常是自己在受欺负时候,父母让他自生自灭,不帮助他。



这就很奇妙了——他到底是想让父母多管点还是少管点呢?多管点,父母就是控制过度;但让他自己去,也要引起怨恨。



因为他父母的“控制”,从文章里看来,是内外不一致的。



家庭内部对着孩子,是你必须要听我的,事无巨细要受我控制;但对外,一旦涉及和外人的交流,是懦弱的回避的,为了自己和外人的关系,孩子的利益都是可以割让的。



举几个例子。



在“起源——男孩子”里,王猛记录了这件小事。

“一年级或二年级初秋的一天全班文艺表演,前一天班主任让大家穿及膝短裤来,而我母亲不由分说地让我穿长裤,我提出带上短裤备用也不准许。结果班主任看见我穿长裤到场很不满。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提出把裤腿卷起来,被当众怒斥。我母亲和班主任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,我没有告诉班主任穿长裤是我母亲的要求,也不知道两人后来是否交流过此事。我只能说,孩子有时注定是弱者。”


一二年级的小孩,班主任的要求就是圣旨,更何况还涉及小孩们都很看重的“班级荣誉”问题。我可以想象王猛当时是怎样的羞辱和难堪。



但他妈妈为什么就一定要跟班主任对着干呢?证明她认为班主任的要求是错的?还是证明只有她才能掌控自己的儿子?无论为什么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对着干一定会有冲突。冲突是他妈妈刻意造成的,而这个冲突的代价却要自己的儿子去承担。她自己自始至终都没露面。



老师的要求并不是天经地义都是正确的。但能跟老师这种权威抗衡的不是小孩子,而是小孩子背后的成年人。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里,尹建莉举过一个例子让我对她非常有好感。她认为什么抄字一百遍对孩子的学习毫无用处,让女儿别抄,但第二天,是她自己专程赶到学校去,给老师赔笑脸,解释孩子为什么不抄,跟老师达成共识。



更让人心寒的是王猛信里的另一个例子。



父母均是事业单位的职工,王猛从小被限制在职工大院里长大。初中时,也被送到了单位自办的子女学校——一个“全年级一共不到十个人”的初中。



高中,成绩优异的王猛非常渴望进入名校学习,他也完全能考进市里的名校,但愿望被父母扼杀了。父母依旧把他送进了单位系统内的子弟高中。



高中二百五十一中是个成立了十几年就被迫解散的烂校。在其他家长都纷纷把孩子转走的情况下,王猛的父母坚持让他留在这个烂校。王猛自己分析原因:

“我是几年内二百五十一中出成绩的少数希望之一;我父母的工作单位和二百五十一中是利益共同体;我在中学持续受到排挤和欺凌。”

相关评论
QQ交流群:666888    作者QQ:888666(并非该网站站长) 闽ICP备12010380号